🔥k58899.com-腾讯网

2019-08-18 22:04:13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18 22:04:13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,一个初冬的下午,我坐火车抵达古城西安,出站后,按友人指点的线路,乘公共汽车到翠华路下车,寻找杜鹏程住宅所在的那座院、那幢楼。  杜老深情地回忆道,1947年春末夏初,国民党动员了20多万兵力进攻陕甘宁边区,我军从延安撤退不久,他作为随军记者参加了西北野战军,在王震将军领导的第二纵队,与战士们一道,冒着硝烟弥漫的战火,穿过山川、峻岭,越过沙漠、草原、戈壁,走遍了西北大部分地方。1976年12月31日凌晨,一阵急促的哨声,将我们从睡梦中惊醒,我一骨碌从通铺上爬起来,迅速叠好被单,打好背包冲向室外,按照昨日下午演练的排序站到队列之中。天还未亮,大客车载着我们拐进了新乡市人民路路南的新乡市军分区大院。我走上前问路,老人和蔼地给我指明了路径,并问:“你找谁?”  我本来想说,“采访杜鹏程”,但转念一想,这样一个老工人或老农民模样的人不大会知道杜鹏程;再说,随便给一个生人说我找杜鹏程,也没有必要。我还采写创作完成了《名将孤女》、《倪岱传奇》等作品,现正在创作一部讴歌中华民族治水英雄的小说。在军分区大礼堂休息一会,集合列队,向火车站进发,到了火车站,天已渐亮。她老人家还亲自找到第七生产队队长打抱不平。千里奔赴的目的地到站了,新的军旅生活即将从这里开始。我还采写创作完成了《名将孤女》、《倪岱传奇》等作品,现正在创作一部讴歌中华民族治水英雄的小说。

我哽咽地回答:“请放心,我忘不了,忘不了大伯您和大娘”。  伟哉,《保卫延安》!  大哉,杜鹏程!  原载《群星》杂志杜鹏程给人的印象虽然极其普通,但仔细端详,老人宽阔的额头和善良的眼睛,无不闪烁着睿智的风采,他那饱经风霜的古铜色脸膛给人以长者的谦和和亲切之感。随着“咣当、咣当”车轮敲击铁轨的声音,我们开启了新兵千里赴军营的征程……坐一天一夜闷罐车,列车终于在1977年元月1日停到了山西省省会太原北站,我们走下闷罐车,天的东方已经泛出鱼肚白。

特别是到黄河滩割麦,地身很长,一垄麦就得割一晌,由于自己年龄小割麦总落在后面,大娘割到地头总是折回头接我一程。

新兵连长王英智就这次长途行程讲了几点要求;第一,每位新同志要服从领导,听从指挥,严格遵守组织纪律;第二,要严格保守秘密,不该问的不要问,不该知道的不要打听,保守秘密是军人的职责;第三,我们是一个革命大家庭,同志们要团结友爱,互相关心、互相爱护、互相帮助;第四,有急事向带队的班排长请假,不经批准不得擅自离队。在递给我的同时说:“孩子,这是你大娘连夜给你纳的鞋垫,垫鞋里又暖和又吸汗。所以,在民间传统节日中,七夕寄思念、中秋喻团圆;而中元节,更像是一个从遥远时空飘渺而至的神秘的意象符号。我记得大娘每次蒸窝窝时都加蒸几个白面杂面相参的一道线馒头。为此,大娘还以为是队里欺负我年龄小呢。

特别是到黄河滩割麦,地身很长,一垄麦就得割一晌,由于自己年龄小割麦总落在后面,大娘割到地头总是折回头接我一程。

程占功  多年前,一个遥远的下午,我到表姐家做客,她正在整理藏书,一本厚厚的《保卫延安》映入我的眼帘。

当时年少的我,尽管有些字还认不全,但捧起这部书看着,看着,便为书中意境雄浑,结构宏伟,场面壮观,形象生动的描写深深地吸引住了。

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水驿村的老支书孙林大伯。

“跃进去报到吧”老支书说。

  杜老说,他之所以花费如此心血来写《保卫延安》,就是为了尽可能地使作品精益求精,以经得起时间考验,因为这是我国第一部大规模正面描写西北解放战争的长篇小说,不能有丝毫马虎。

问彬还发表了《蓝蓝的远方》、《儿女》等不少好作品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,一个初冬的下午,我坐火车抵达古城西安,出站后,按友人指点的线路,乘公共汽车到翠华路下车,寻找杜鹏程住宅所在的那座院、那幢楼。

北风不是很大,但却觉得比老家冷得多。我们登上卡车,穿过迎泽大街,穿过汾河大桥,驶向西北的吕梁山。

晚上集体看过电影后熄灯休息。大伯从他的帆布挎包掏出了一副用手绢包裹的东西,他打开手绢露出了一双绣有红双喜字的鞋垫。

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水驿村的老支书孙林大伯。

家家户户的子女们都会到墓地去,在坟墓前摆放上各种贡品,焚烧纸钱,祭拜祖先。

我走上前问路,老人和蔼地给我指明了路径,并问:“你找谁?”  我本来想说,“采访杜鹏程”,但转念一想,这样一个老工人或老农民模样的人不大会知道杜鹏程;再说,随便给一个生人说我找杜鹏程,也没有必要。